我很喜欢到处走走,毫无目的,也有些寻找些什么的意味我自己也住摸不清。

偶尔路过一条小巷,不自觉地往里走。房子都是一个颜色的,房顶是很深沉的一种红色,穿插些青蓝棕红的图案。这是不同于苏杭的另一江南建筑。一眼都是素色的墙,晕染着些极淡的昏黄,像是房里太久没敢看的藏书的颜色,也记载着一段巷子的历史。有些深处的木构横梁,榫卯结构的样式含着历史的深沉,着居民内心的平静。有一个很奇特的横梁,刻着彩云追月,下面挂着一个蓝灰色的陶制风铃,随手拍下一张照片,以蓝天白云为背景,很满意便往前走。

某户人家院里静静着萝卜干,只是刚刚开始泛黄,应该是放不了几天。那户人家挂着浅色的衣服,随风起了又落。不远处一个传统样式的木门,出现了棕灰色的裂纹,我轻轻扶去门把手上的灰尘,用铜环扣响寂静世界的波纹。我在想门后是怎样的天地,或是尘埃落定人去楼空,又或是被遗忘的隐着篱园。

院子的一个分叉路口,有一颗不知名的树,走进一看,叶子是细小的圆弧型,很可爱的模样。我坐在树下石椅上,看着光斑出神。叶层里静谧,风轻轻推了一下,“啪”的一声,枯黄的叶子脱离树枝,在空中拨转空气,几秒后静静地擦到地面。那与青石台阶细小的接触,声音是极好听的。在恍惚间停下脚步突然有种岁月静好好娴熟安稳的感觉。

那头一辆带铃的自行车驶来,熟悉的叫喊声,花上几个大洋便可以在夏日留的一身清凉。说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夜晚,有满天萤火飞扬,有璀璨星河耀眼,或是蝉鸣蛙叫,夏风清凉这时再来上一口冰棍,某种意义以上,拥有了整个夏天。这是夏末的独特体验。

两个小孩的笑声把我从美好的想象中拉回,他们拿着风车奔跑,穿梭在小巷,风配合的转着风车。风声笑声在风车中交织又分散,从我面前过去,又渐渐平静下来。好似轻轻多点了一下我心中的那片湖水,泛起点点涟漪,又逐渐平静下来。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人生多变,苦乐也似次般交织,人生的波澜也会平静下来。

我起身,可能是不太要留心,总觉得巷子没有尽头。来来往往,好似一个轮回,时间的过去,现在,未来都交织在小巷里。仿佛与世界脱离,这里格外的安静。

我想着生活,海子对生活是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,是“说在这珍贵的人间,阳光强烈,水波温柔”,你我皆是为了生活奔波,但可曾停下来,用清闲平淡,与世无争的眼光看看自己,看看世界?可曾让美好的心绪发芽,平复自己内心的焦躁劳苦核对生活的无理抛弃?我想,生活的美好不必强求,与忙碌中,能停下一刻脚步让心绪任其升腾,一瞬间也足矣。

巷子很长……

我走到巷子尽头,天已经渐渐沉闷。面前一条小河平静,太阳好似坠入水中,漾着不一样的光。河上的小桥只想一户人家,他们早已开始准备晚餐,氤氲炊烟直直升起,却被逐渐暗淡的天掠去了白色的身影。我已着栏杆发呆,遥望着遥远的天,思绪和风走远了……

对时间有这样美好的句子“窗外时间弹指过,席间花影座前移”,想想时间不过时光阴的门户,而我们也不过门户中的一个过客。

“几乎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晕影,不一样的黄昏。昨天又昨天的,明天有明天的。”我说,我期待每一天的不一样。双手托着下巴,今晚的天是琥珀色的,我很喜欢。漫漫鳞云天,远树染黄昏。极远那边有两课极高的树,树之间漏过天光,可能是太远看不见树叶。不自觉抬头,想起一个女孩,不知道她是否也爱这样的夕阳。

一只猫走到我身边,伸了个懒腰就趴在了我的腿边。我轻轻抚着它的毛,它轻轻眯着眼睛,一切都美好。

回去的路上,头顶的星星坠落,闪耀了天际片刻。我想着我的一生,是否也能给予旁人一丝明亮。我走在这样单向的人生路上,是否也有值得我停下的地方,是否也有我该奔波的方向。这一切都不好说,我说不准,你也说不准。

一路上,我走着,不一定在追逐前方。

一路上,我停下,也不过是享受时光。